当前位置:主页 > 装修学堂 > 正文

收藏家的世界丨法国奥古特“亚洲艺术”拍卖会5月31日隆重举槌

2022-05-22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量:

  该系列藏品的核心,是一件白色大理石雕观音菩萨像,为隋朝(581-618)时期所造,是这次特殊拍卖的一大亮点。大理石雕观音菩萨像

  稀世白色大理石观世音像,略带米色和棕色的细微光泽,充满慈悲的观世音像。观世音名字意为“感知世界的声音”,通常人们称其为观音,在中国常以女性形象出现。面带微笑,微闭双目,立在一朵盛开的白莲之上,莲花下是一朵倒置的莲花底座。身形飘逸摇曳,左手执净瓶,佛教珍宝之一。右手掣一柳枝。身上装饰有无数珠宝、吊坠、耳环、长链,纵横交错。衣服上亦有腰带。头发盘成高髻,发上佩有三枚莲花形发饰,中间一枚饰有“佛”字。颈部有三个智慧的褶皱,这也是佛祖的标志之一。四周的雕刻风格略有不同,但材质相同,包浆相似。观世音像高128.5厘米,带底座高度为146厘米,长为45厘米,宽度为20厘米。该拍品为巴黎L先生的私人藏品,从19世纪末以来经历了三代人传承。大理石雕观音菩萨像 局部

  这尊大理石观世音像是佛教在中国达到鼎盛的见证。佛教起源于印度北部,公元前5-6世纪时由尼泊尔南部及印度北部的王子乔达摩创立。他放弃了养尊处优的贵族生活,悟道成佛。佛教先从北方传到印度,再从南方传到远东,沿着两条不同的线路。不同的传播线路使佛教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流派。南线,向东南亚的是小乘佛教流派,即小乘宗,只尊崇佛陀。北线轨迹见证了大乘佛教和金刚乘的传播,主要是在西藏。

  大乘佛教孕育了完整的万神殿,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佛陀与无数菩萨、护法同在。大乘佛教早在公元2世纪时传到中国。但直到北魏(386-534年),一个土耳其血统的塔巴赫人统一了中国北方,此时佛教得到了相当大的发展。北魏皇帝希望通过佛教及道教使自己的统治更中国化,5世纪中叶遂将佛教视为国教。

  我们可以看到寺院和佛教石窟数量增加,绘画及雕塑比比皆是,通常为彩色的,材质多为灰泥、石头或木头,佛像题材常为佛陀、菩萨、弟子及护法。能感受到印度风格的影响。

  4-6世纪开始佛教迅速中国化,特别是在唐朝(618-905年),中国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690-705年)时甚至将自己的形象与未来佛弥勒相结合。因其对佛教的支持,佛教迅速进入强盛期。

  7世纪初至9世纪中叶被认为是中国佛教的黄金时代。但随后开始逐渐衰落。一方面是因为佛教与儒家思想的道德及社会理想格格不入;另一方面也是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寺院造成的财政支出和社会成本高得令人望而却步。

  9世纪中叶,佛教并未就此消失,而是开始远离政权。4个世纪以后的元朝,佛教再次进驻政权。这也是明朝时藏传佛教金刚乘可以继续在蒙古发扬光大的原因。清朝时期金刚乘也得到了弘扬。这也从另一方面体现出了中原、蒙古和西藏之间的权力博弈。

  有趣的是,佛教于公元6世纪传入日本,并在日本也经历了11个世纪,可以说是统一了不同的文明。印度北部比哈尔邦的纳兰达大学,在4世纪至8世纪间,有多达8万亚洲各地的僧侣前来研习,翻译和传播佛经。离开此地时亦将佛经带到亚洲各地。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观世音菩萨。

  菩萨是证悟(bodhi)的存在(sattva),是未来佛,为了更好地接近世人并保佑世人。观世音菩萨,“上观之主”是大乘佛教中最受尊崇的菩萨,也是最具代表性的菩萨,悲悯的化身。在中国,观音的形象逐渐女性化。从宋朝开始,观音融合了观世音菩萨和另一位道教神仙的美德,是中国人日常生活中的保护神。观音的形象和装饰非常丰富,与放弃锦衣玉食生活的佛祖形成对比,唤起世人思考佛祖所放弃的王子身份。西藏 18-19世纪

  注释:西藏18-19世纪鎏金铜鹿一对,铜压锤揲工艺。小鹿呈跪姿,头直立仰望;眼睛、耳朵、嘴巴、蹄子和尾巴下端用红色和黑色染料强调;腹部有一空腔,可以收纳经文。

  来源:该藏品为巴黎L.先生的私人收藏品,自19 世纪末以来经过三代人传承。与2020 年 12月 11 日在巴黎苏富比“亚洲艺术”拍卖中第27号拍品类似。

  供奉(dharmachakra)的一对雌雄跪姿双鹿(Mriga)是佛教最早的标志象征之一,多见于贵霜帝国时期(1-3世纪)的佛教雕塑中,如大英博物馆的犍陀罗片岩板。

  鹿象征历史上佛祖在菩提伽耶金刚座证悟后第一次布道。据说佛祖曾向聚集在鹿野苑(Sarnath)的弟子传授四圣谛。周围的小鹿被佛祖平和的气息所吸引,加入了弟子行列。雄鹿和雌鹿一起象征和谐与忠诚,在中国也有长寿的寓意。

  两侧的鎏金铜鹿经常置于西藏、蒙古和中国的祭坛或寺院屋顶上。例如拉萨大昭寺正门上方的鹿。鎏金铜鹿通常为四足平卧,如2010年12月16日拍出的一对编号为85的鹿,是非常少有的拍品。爱德华·冯·德·海特收藏于里特贝格博物馆(MuseumRietberg) 的铜镀金单角雄鹿也为此类跪姿(参见《古代西藏的神秘艺术》),在寺院或博物馆最常见的鹿都是俯卧的,四只腿放在身体下面,而这种跪姿的非常罕见。

  雄鹿头上通常只有一个角,这是在西藏、尼泊尔、中国和蒙古的寺院门口和祭坛上方均可看到的独角雄鹿,也是佛教的象征。鹿一般会置于两侧,象征历史上佛祖对弟子的第一次布道。

  佛教从印度向东传播,于公元2世纪传到中国,6世纪传到韩国和日本。其实,后期佛祖才以世人形象出现,而早期的佛教经碑上是通过一组符号来表现其生活事件和教义的。足印或空宝座意味着佛祖的存在;佛塔是舍利化身,唤起涅盘;背上有阳伞的马是佛祖离开皇宫,决定放弃王子身份,成为苦行者的象征;莲花意味出淤泥而不染的纯洁。是佛教最重要的象征,承载着佛陀的基本教义。佛祖在鹿野苑第一次布道时,也是第一次正式启动了。随后佛祖以世人形象出现,他的主要手印之一就是启动的手势。两侧的鹿正是象征着弟子们接受并尊重佛祖教义。

  这些鹿很可能是尼泊尔加德满都的纽瓦尔工匠制作的,这些工匠中很多人去了西藏,特别是到了西藏中部。这种材质19世纪初期在尼泊尔很丰富,而西藏缺乏这种材质,可以看出是从邻国进口的。皇清职贡图 卷八

  《皇清职贡图》,清代记述海外诸国及国内各民族的史籍。乾隆十六年(1751)至二十二年完成七卷﹐二十八年续成一卷﹐合卷首共九卷,清傅恒、董诰等纂,门庆安等绘。全书依地区编排,卷一为域外,如朝鲜、琉球、安南、英吉利、法兰西等地区;卷二为西藏、伊犁、哈萨克地区;卷三为关东、福建、湖南、台湾地区;卷四为广东、广西地区;卷五为甘肃地区;卷六为四川地区;卷七为云南一带;卷八为贵州地区;卷九是乾隆二十八年(一七六三)后所续补增绘之图,又另于嘉庆十年(一八○五),卷九末又再增补「越南国夷官」、「越南国夷妇」、「越南国行人」、「越南国夷人」、「越南国夷妇」五幅。总共绘制三百种不同的民族与地区之人物图像,每一种图像皆描绘男、女二幅,共计约六百幅。每幅图绘之后,皆附有文字说明,文词浅显易懂,简要地介绍此民族与清王朝的关系,以及当地的风土民情。

  中国18世纪乾隆时期(1736-1795年)四幅双跨页皇家《职贡图》第八卷,绢本设色。描绘的是贵州省苗族的风土人情。每组两幅。第一组是舂米的女人与筛米的男人。第二组是渔夫及手拿锄头的农妇。第三组是祭祀,带着酒祭的女人与拿着公鸡和祭祀器具的男人。第四组是士兵及交叉双臂的女人(表现出彪悍的少数民族妇女形象)。每页尺寸32x30厘米。这也是一组从19世纪以来经过三代承的家族收藏品。

  《职贡图》是一部汉文和满文的图画集。内容涉及中国各地少数民族地理渊源、风俗习惯、服装服饰、礼仪娱乐、婚俗习惯、生产方式和社会交往。于1750至1761年间编纂,分为插图册、书法册和印刷册。本次拍品出于该系列的第八卷,贵州地区。《皇清职贡图 卷八》其一

  “八番者,以元时有程番、龙番、方番、金石番、卢番、罗番、韦番、洪番等八长官司,故以为名。散处于定番州地方,其部落沿革与定番州之谷蔺苗同。男女衣服类汉人。女劳男逸,日出而耕,暮归而织。刳木作臼,曰碓塘。临炊始取稻舂之。以寅午日为市,以十月望日为蒙首。宴会击长腰鼓为乐。与编民一体输赋。”《皇清职贡图》

  画中右图男子双手持簸箕,或为养桑蚕类之农事。画中左图妇女手椎米,此乃为“寅午日”集市赶集所制。《皇清职贡图 卷八》其二

  “佯犷苗在都匀、黎平、石仟府、施秉、余庆、龙泉、龙里县,有杨、龙、石、张、欧等姓。男子计口而耕,女子度身而织,以渔猎为事。婚姻牵犬以馈,所居荆壁不涂门户不扃,出入则以泥封之。”《百苗图》

  画中右图地上放置鱼篓与小刀,男子赤足席地而坐,编织鱼罩,制作捕鱼之渔具,是云贵地区少数族裔生活的写实场景。画中左图妇女持锄,与汉民族男耕女织的传统形象相悖,亦是体现因地制宜或各民族务农分工不一的实证。《皇清职贡图 卷八》其三

  “娶妇异寝,生子后乃同室…孟冬缚草龙,插五色纸旗以祀鬼” 《皇清职贡图》

  “休佬有王、黎、金、文等姓,散处各州县。冬则掘地为炉厝火,卧以牛羊皮席无被盖。祭鬼用草龙船插五色旗,往郊外祭之,遇节歌舞为欢。在都匀者衣服与汉人同,亲死有斩哀而无苴 ,长子居丧七七不沐浴不户窬,如长子贫不能守,以长孙、次子代之。遵敬师长教训,綦严子孙,多有读书入泮。”《百苗图》

  画中右图地上放置草龙插五色旗,男子左手持法器,右手持鸡祭拜,祭奠先祖。画中左图妇女持酒具缓步走来,与右边祭拜相呼应,祭祀先人,祈求平安之意。《皇清职贡图 卷八》其四

  “九股苗……散处蔓延,地广人多,衣服、婚姻、饮食、丧葬概如黑苗。……性尤剽悍……能头顶铁盔,身披铁甲,约重三十斤。铁片缠腿……左执木牌右持镖杆,口衔利刃(苗刀),捷走如飞。……其利刃名曰环刀,把上用铁圈,大如饭碗,刀把尽缠生牛皮,贮以油黑。木鞘以皮绳栓鞘,佩于腰左。”《清平县志》

  画中右图男子头戴铁盔,身披铁甲铁片缠腿,左手执木牌,右手执镖,口衔利刃,应为当地保甲一方之武士。画中左图妇女赤足抱臂,腿部护甲与右边武士相似,与少数族裔性格彪悍相关,当为女武士之一。中国 商代

  青铜觚一对,铜绿包浆,瓶足及中部饰有饕餮纹,边缘及瓶纽有下划线,颈部饰有螺旋纹,顶部为几何图案的芭蕉叶。每个瓶足有铭文。瓶高26厘米,有细微凹痕、变形、微孔、磨损及氧化。该拍品为大巴黎纳伊区私人藏品。根据Michel Beurdeley于1991年的注释:古青铜器在中国艺术史上有重要地位。青铜器的制作是采用分段铸模的工艺,灵感常为新石器时代的陶器图案。

  青铜器主要用于重大仪式,或是富人的陪葬品。古青铜器主要分为三类:酒器、食器或水器。这次拍品是一个酒器——觚,属于陪葬品,意在让逝者灵魂永续。饕餮纹在商朝青铜器中非常常见。是一种动物的变形,意为贪食,也有辟邪的含义。该酒器上装饰的螺旋纹和芭蕉叶图案在后期的皇家瓷器上也可以看到。该青铜器边缘处可见铸造的连接痕迹。足部铭文提到了捐赠者及死者的名字。

  青铜器一直都是非常珍贵的器物。宋代吕大麟所著《考古图》编纂了商至汉的210件青铜器图谱。这些器物多被皇家或收藏家收藏。青铜器的相关术语是直到宋朝才确立的。青铜饕餮纹觚一对 局部中国19世纪

  原标题:《收藏家的世界丨法国奥古特「亚洲艺术」拍卖会5月31日隆重举槌》